-电竞人员从业资格证「电竞选手持证上岗可证书能解决电竞的沉疴吗」

电竞人员从业资格证「电竞选手持证上岗可证书能解决电竞的沉疴吗」

随着千禧一代逐步成为社会中坚,E世代更是从小伴随着互联网和数码产品长大,电子竞技也愈发被主流文化接纳。特别是在2019年春季,在人社部、市场监管总局、统计局联合发布的13种新职业中,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就已其中,这也意味着电竞从业者的地位已经被认可。在两年时间过去后,最近首批“持证”的电子竞技员也已诞生。

本月初,一批来自《和平精英》职业联赛、《王者荣耀》KPL联赛的电竞职业选手,纷纷在社交平台晒出了自己的“电子竞技员”职业技能等级证书。随后,深圳市人社局也火速在评论区互动,恭喜这一批职业选手持证上岗。用获得这一证书的职业选手的话来说,“我觉得如果有了这个证,就好像评上了‘职称’一样,是‘职业身份’被肯定的象征。”

没错,尽管进入2015年后随着资本涌入电竞产业,从业者也逐步从早期的“野路子”开始正规化,但是对于这一行业,主流舆论的态度依然是审慎中带着怀疑的。此次电子竞技员证书的颁发,就意味着电竞选手也能像厨师、电工、工程师一样成为大众认可的职业,这无疑是建设专业人才培养和认定体系的必备一环。

但有了电子竞技员这一资格认证,电竞产业就能走向更美好的明天吗?或许答案很残酷,这张薄薄的证书可能只有形式上的作用,所代表的是国家对于电竞产业的认证,但对电竞产业的发展和从业者的未来依旧很难有实质性的改变。也并不是说有了一张电子竞技员证书,就能让从业者像获得注册会计师、造价工程师、注册建造师等资质证书一样,拥有在一定程度上改变职业生涯的作用。

当下电竞产业最大的问题,在于作为核心的电子竞技员的培养和退出机制,还存在不小的问题,而这个问题显然不太可能依靠一张证书就解决。更何况,这张证书对于职业选手的意义存疑。

据悉,电子竞技员的具体职业鉴定方式,分为理论知识考试和专业能力考核。而这两项考试都将从电竞项目操作、电竞战术实施、电竞活动表演等六个层面进行测试,其中理论知识考试则将加入职业道德、基础知识两方面的内容。

换句话来说,就是电子竞技员的证书等级和竞技实力并非一一对应。在传统体育赛事领域,运动员其实也是有资格考试的,除了有明确标准的田径等项目外,足球、篮球、排球的等级标准则是基于完整的职业赛事体系。作为努力想要融入竞技体育范畴的电竞来说,自然有着对标传统体育赛事的基础,但为什么职业运动员的等级证书体系运转良好、电子竞技员却不行呢?

问题就出在了电竞行业本身的范畴实在太广,而电竞产业其实对标的是整个体育产业。在电竞行业里,对标足球、篮球的其实是《英雄联盟》、《DOTA2》、《绝地求生》这类赛事。只可惜,全球体育产业的产值是数千亿美元,并且还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。而作为对比,根据Newzoo发布的《2022全球电子竞技和流媒体直播市场报告》显示,2022年全球电竞产业将产生13.84亿美元收入。

简单来说,电竞产业的最大矛盾就是其对标的是体育产业,但规模又实在有限,还很难支撑一套可以循环的赛事体系。就拿现阶段发展几乎最为成熟的《英雄联盟》赛事体系来说,国内只有LPL和LDL两级联赛,但想必许多玩家都知道LDL如今是什么样的状态。并且众所周知,电竞选手其实是也是“吃青春饭”的,18-24岁是“黄金期”,此后由于反应能力的下降往往也会导致竞技水平的下滑。

体系完备的体育产业都会出现奥运冠军退役后生活陷入困境的现象,更遑论如今尚还稚嫩的电竞产业。再加上,电竞产业当下最大的命门,就是在电子竞技员的退出机制、而非培养机制上。目前电子竞技员的培养和传统体育项目运动员的机制类似,都是发现天赋优秀的苗子、再带入俱乐部进行青训,然后为一线队输送人才,但退役后俱乐部却很难去“保底”。

由于社会接受程度的问题,职业体育项目运动员退役后,从事体育培训往往会成为一个兜底选项。毕竟足球、篮球、乒乓球这些项目家长通常都会支持,可对于电竞,家长的普遍态度往往就变成了“玩物丧志”,这就使得电子竞技员退役后的转型会变得极为困难。尽管从选手转换为教练是体育行业的潮流,但如今却只有体育培训而无电竞培训,显然职业俱乐部寥寥无几的教练岗位是满足不了所有人的。

早年间,电竞选手退役后转型做游戏主播、解说,只能算是乘上了时代的东风。现在如果是不知名的电竞选手想转行做主播,就需要面临没名气就没流量这个难题,想做解说也会面对诸如学历等问题。这也是为什么LDL等次级联赛是假赛重灾区的原因,毕竟短暂的黄金年龄和退役后不确定的未来,使得这些假赛的参与者只能抓住眼下的“机遇”。

换句话来说,在电竞产业拥有一个能够覆盖大部分电子竞技员的退出机制前,一张证书还很难改变整个行业的现状。

Leave a Comment